她的眼泪不自觉就流了下来

2018-07-14 21:41

噩耗

“医生说要治好这样的病,至少准备100万元”

“有时候我真的是抱着借款人的腿,跪下来求着他们借钱。”她说,她不恨那些人,是自己借钱次数多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只是刘林枝全家人悲怆的表情,仍让人心情沉重————不久前,刘林枝他15岁的儿子杨凯在和白血病抗争一年多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初二儿子忽然鼻孔流血 次日检查竟是白血病

“当时有很多人劝我放弃算了,孩子得了这样的病,等于被判了死刑,如果继续救治,很可能‘人财两空’…………”她说。

由于乞讨得到的钱太少,有人建议她扮演“灰太狼”去讨钱。

刘林枝将儿子的骨灰盒带回株洲后,4岁的女儿一直哭喊着“要哥哥,哥哥睡在这里面,哥哥快出来…………”

放弃尊严扮演“灰太狼”在株洲和北京讨钱

而当时她家刚建了房,欠债数万元。100万元的治疗费用对这一家而言,无异于天文数字。

和老公尽快找份工作,慢慢还债从未后悔 只想找份工作还债

“24日凌晨2时,儿子要我拉开病房的窗帘,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拉开窗帘几分钟后,儿子突然往后一倒,口中说着‘好了,可以了’,随后抽搐了两下。我把儿子紧紧抱在怀中,握着儿子的手,哭喊着他的名字,但儿子再也没有睁开眼睛了…………”刘林枝说,这辈子她永远忘不了这一幕。

刘林枝她说,这一年多以来,她去过很多的单位、市场募款,她放弃了做人最起码的尊严,丢下了常人难以丢下的面子,时刻面临着经济上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但幸运的是,她都挺过来了。

“儿子很坚强,为了活下来,再苦的药都一口吃下。”刘林枝说,当天她坐飞机赶到北京,晚上11时到达儿子病房。可怜的孩子没有意识到这是他在世上最后时刻,还和她说,特别想回家去看看,看看妹妹、爷爷和奶奶,也希望妈妈将他转院去长沙治疗,离家里近一些。儿子不时和她说,自己很难受,呼吸困难。她一直帮儿子摸着肚子、按摩背部,懂事的儿子劝她休息一会,别太累。

当记者离开时,刘林枝拿着手机出门送记者出来,她4岁的女儿也跟着走了出来。女儿仍和往常一样,只要看到妈妈拿手机,就会不停说“妈妈,你是准备打电话给哥哥吗?”

2015年6月16日,刘林枝扮演“灰太狼”在中心广场地下通道为儿子筹钱 记者 谢慧 摄

2014年3月的一天,刘林枝她正上初二的儿子杨凯突然鼻孔流血。次日,她带儿子前往医院检查,结果竟是白血病,“医生说要治好这样的病,至少准备100万元。” 。

其实到2014年年底时,刘林枝已借债70多万元。

38岁的刘林枝原本在市区打工,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丈夫跑运输,一个月收入也有几千元。两人膝下有一儿一女,上有70出头的父母,全家人的日子原本顺当而和睦。

从那天起,刘林枝走上了漫长而艰辛的救儿之路。

“我第一次跪着讨钱的时候,眼泪一直流个不停。每个人都有尊严,哪个愿意下跪啊…………”她说,虽然那里人流量很大,但天天有人说她是骗子。最多的一天,也只能讨到几十元,最少的时候,一天只讨到5元。

“那个灰太狼的衣服很厚,有几斤重,穿着这样的衣服,夏天闷得的想死。因出汗太多,我的腋窝、腹股沟这些地方红肿奇痒,但我只能默默忍受着。”她说,她扮演“灰太狼”,在北京地铁出入口、株洲中心广场地下通道都讨过钱。

“这一年多来,也许没有人能体会到我所受的苦。”刘林枝说,儿子得病后,她开始四处借钱。

永别

“我第一次跪着讨钱的时候,眼泪一直流个不停。每个人都有尊严,哪个愿意下跪啊…………”

她和丈夫初步统计了下,儿子治病花去的治疗费大约是206万元。其中,家里借款82万元左右,新农合报销27万元,其余的是她全家乞讨和社会爱心人士捐款所得。

“儿子肠道排异期间,我为了省钱,连吃了20多天的稀饭,没有尝过油盐。”刘林枝说,2014年除夕夜,儿子还在重症监护室里,她不能进去,只好回地下室为医疗费发愁,老公在株洲筹钱,女儿也不在身边。想起这些,她的眼泪不自觉就流了下来。

无悔

实在借不到钱后,她来到中心广场地下通道跪乞讨讨。

2014年11月21日,媒体报对杨凯患白血病一事进行了报道。随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和单位先后捐款近100万元。

“我也曾犹豫过,但只要看到儿子,我就做不了放弃的决定。”她说,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只要医生没判儿子“死刑”,她就不会放弃。作为母亲,有责任有义务为儿子付出。

救儿

“是我家太穷了,也是我这个做妈妈的太没有能力了…………”刘林枝回忆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她说,儿子已在北京成功移植了她的骨髓,但进入肺排异阶段后病情恶化,而家里已经筹集不到继续治疗的费用,孩子最终离世。

花去200多万后,儿子在她怀里离世

12月1日,刘林枝说起儿子时,心情沉重 记者 谢慧 摄

刘林枝说:“虽然现在欠债80多万元,也许到老了还要还款,但我这辈子永远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刘林枝说,儿子先后在株洲本地医院、汨罗一老中医家、北京军区总医院、北京航天中心医院等处治疗。

“我把儿子紧紧抱在怀中,哭喊着他的名字,但儿子再也没有睁开眼睛了…………”

“这个社会,好心人多,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但我仍然要对他们说声,谢谢你们。”刘林枝说,现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和老公能尽快找份工作,慢慢还债。

2015年12月2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芦淞区白关镇团山村横冲组刘林枝家————一栋依山而建的两层楼房,外墙贴着瓷砖,室内是磨石地面。从外观看,这里和周边家境殷实的农家并无两样。

“虽然现在欠债80多万元,也许到老了还要还款,但我这辈子永远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而她最痛苦的一次,是儿子在北京成功做完骨髓移植手术后的第三天早上。当时,她租住的地方是一个几平方米的地下室,没有暖气,阴冷潮湿,而她刚刚被抽出骨髓,全身疼痛难忍。她刚交了35万元治疗费,房东正向她催要1100元的房租。那天早上,她很饿,但连买一杯稀饭的钱都没了。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北京国贸地铁口讨钱。

株洲晚报12月4日讯(记者 徐滔 实习生 匡小凤)14岁的儿子突患白血病,家中为给他治病,花去200多万元治疗费,但孩子最终仍不治离世。一年多来,坚强的妈妈为给儿子筹钱治病,放弃尊严,克服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历经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四处借钱、乞讨、募捐,从未放弃“一定要救活儿子”的坚定信念。在悲痛的故事中,她用自己的行为阐释了人世间最伟大的母爱。

2015年11月23日下午3点多,正在株洲筹钱的刘林枝接到丈夫(在北京的医院照顾儿子)电话,称儿子快不行了,要她马上去北京看儿子最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