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其他的罗非鱼养殖场

2018-06-10 20:47

这个荒废的工厂里,实在难以找到鱼塘的痕迹:灰砖筑起的围墙把工厂圈成近千平方米的院子,灰砖黑瓦的两栋高大厂房,厂房残破不堪,厂房里堆满码好的废品,除一些残留的管道,很难找到跟水有关的痕迹,厂房前的广阔空地已经成了菜地,黄色的白菜花在一片灰色里显得格外绚烂,工厂的空地则成了天然的免费停车场。

成本高利润低养殖户主动放弃

贺和平介绍,鱼塘的冷却水要通过过滤、沉淀等一系列复杂的程序,而且还要对水温进行调节控制,才能够保证罗非鱼的健康生长。每个厂房都有20个鱼塘,每个池子38平方米,一个池子养1000条鱼,每条鱼可以达到一两斤。除了机械化鱼养殖,工厂还饲养了很多猪和鸡,猪粪和鸡粪都可以喂鱼,进行立体化养殖。试验成功以后,开始在全市推广罗非鱼养殖,养鱼工厂成了罗非鱼的越冬基地,冬天为各渔场提供鱼苗。

耄耋老人翁亮华住在石峰区白石港河街,除了河街的历史,他津津乐道的还有当年养殖非洲鲫鱼的市养鱼工厂,那边就是养鱼工厂,机械化养鱼,株洲其他的罗非鱼养殖场,都来这里买鱼苗。翁老手指向电厂附近的一座灰黑工厂。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市水产局在全市推广罗非鱼养殖,罗非鱼市场确实兴旺了十多年。株洲市畜牧水产局办公室主任陈向阳介绍,1980年,株洲市通过网箱养殖,市渔场、养鱼工厂、鹅颈洲渔场、园艺场及田心、荷塘铺等12个单位进行了网箱养罗非鱼的扩大试验,罗非鱼在1980年的产量达到了197863.3斤,比1979年的2204.5斤增长了195658.8斤。可想当时罗非鱼市场的繁荣。

顺着翁亮华的指引,在白石港路和沿江北路的路口,穿过一条幽深小巷是一片荒芜的工厂。这就是渔场,以前外面和厂房里面也全是鱼塘。一个老农在菜地里采了新鲜的蔬菜,忙着到市场上去卖,骑着自行车离去了。

当时株洲养殖水面广,到处都是鱼塘,火车站、文化园、东湖、白石港等地方都有很多鱼塘。但现在,城市建设把很多水面占用了,文化园、东湖成了景观,有的直接就填掉了。陈向阳说。他认为,罗非鱼养殖开始衰退的原因主要并不在于水面萎缩,而是成本高、利润低,养殖户主动放弃,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罗非鱼的生长周期在5-6个月,而在15℃以下它们会休眠或冻死,株洲气候只有4月到7月才符合条件。所以,养殖户在冬天需要花费更多的钱用于保温,或者要在气温升高的季节,到广西、海南等地区引进鱼苗,这样就增加了养殖成本。因为生长周期短,所以株洲的罗非鱼个体比较小,大概只有半斤左右。陈向阳解释,尽管味美少刺,但成本高、利润低还是让很多养殖户开始放弃罗非鱼,也让株洲市养鱼工厂被市场淘汰。1993年被株洲制药厂收购,几经项目更改,但是还是荒芜了。现在,大概只有河西白莲社区的冷温泉有罗非鱼养殖了!曾经对罗非鱼市场前景看好的陈向阳,发出了些许感慨。

以前这个厂是养罗非鱼的地方,用电厂的冷却水养殖,因为是热带鱼,要高于15℃的水温下才能养殖。那种鱼不大,但是味道还蛮好的。在周边开小卖部的刘先生用手比划着罗非鱼的长度。

渔场是1978年建的,当时是华国锋亲自批准的。贺和平家住河街,他坐在自家屋檐下嗑着瓜子,享受着老街的清静,因为正值历史的转折点,贺和平清晰记得这个年份。他以前是渔厂的职工,在厂里负责养鱼,对于渔场的历史,他有足够发言权。开始是叫株洲市养鱼工厂,1983年改成水产良种厂,归株洲市畜牧水产局管理。大概在1993年被制药厂收购了,以后也承包给私人做过钓鱼基地,也做过其他的厂,彻底荒废大概在2003年。

白石港路和沿江北路交界处的株洲市原养鱼厂内的厂房现在变得破烂不堪,成为一个停车场。

长株潭报3月25日讯(记者 唐兵兵)罗非鱼(又名非洲鲫鱼),提起它,老株洲人不陌生,株洲市水产局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向全市推广罗非鱼养殖。因为味道鲜美、少刺,罗非鱼长时间占领株洲鱼市场,但因成本高、利润低,罗非鱼养殖越来越少,成了老株洲人舌尖上的美好回忆。

工厂化养鱼,曾引来很多人参观

这种工厂化养殖吸引了很多好奇的市民和养殖户,很多人来参观学习,后来湘潭也建了一个这种养殖工厂。当时有一个报社的蒋姓记者还常常到厂子里面采访报道。说起这一段,作为工厂职工的贺和平不无自豪。

渔场已成停车场和菜地

罗非鱼属于热带鱼,对温度要求高,一般都在海南等热带地区养殖,株洲的冬天不具备养殖条件,所以就只能靠技术实现热带鱼的养殖。1978年,在株洲电厂左侧建立了养鱼工厂,利用电厂的余热水,实行工厂化养鱼,成了罗非鱼养殖的试验基地。

白石港路和沿江北路交界处的株洲市原养鱼厂内的鱼塘,如今已成为大片菜地。